梦远书城 > 古典亚博体育网址多少啊 > 水浒记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四出 剽劫


  (外、小生、末、丑俱扮商人,推车上)

  〖香柳娘〗早匆匆出门,早匆匆出门,驱驰前进。我们都扮做贩枣子的客商,来到此间,已是黄泥岗岭下了,大家同上岭去。(行介)看森森树荫黄泥岭。(小生立顾指介)这林子里面正好藏身,把车儿推进去。(推车介,合)且推车入林,且推车入林,藏器待时行,图谋预期定。(外)白胜怎么不见?(小生)我已约定他,等他们到了,白胜方才挑酒来哩。俟纷驰画轮,俟纷驰画轮,暂憩炎蒸,暗施勾引。

  (众虚下)
  (生扮杨志同众载生辰纲上)

  〖前腔〗向山前趱行,向山前趱行。(生)莫辞劳顿,须知日远长安近。(众)叹炎天困人,叹炎天困人,重负不能胜,微躯已将陨。(众共歇倒地,生催介)你看这个岭上,人迹不到的所在,可是安歇得的?念连遭绿林,念连遭绿林,怎在僻径存身?我自先驱导引。

  (众)随你怎么样,也要歇一歇儿。
  (生拔剑吓众。小生上,见生介,小生)你是何等样人,提着刀在此吓人?
  (生)干你甚么事得?
  (小生斗生,众上介)

  〖刘滚〗(小生)咱每是,咱每是经商自邻郡,枣贩安期,车逾峻岭,溽暑不能行。婆娑疏影,你怎敢乘机,辄思剪径?

  〖前腔〗(生)咱每是,咱每是公旬苦奔命,几辆图书,京华呈进。你们既是那估客憩林阴,何须窥影。踪迹堪疑,莫非剪径?

  (住斗介)
  (小生)原来大家是行路的,正好作伴同行。你若疑心我们是歹人,请你看我们的枣子就是。
  (众)如今既有伴儿,我们放心坐一坐去罢。
  (旦扮白胜挑酒上)

  〖吴歌〗此酒酿成恰是有价个因,一味里馨香谁勿起子个贪心。要晓得麯蘖一时那价得容易,一担挑来双手子价送与人。

  (歇担介)
  (小生)你这酒挑到那里去的?
  (旦)我这酒挑过岭去,卖与农庄人的。
  (小生)卖一桶与我们何如?
  (众)我们也买他这一桶吃了罢。
  (生怒介)得知他这酒怎么样的,就要买他的吃。
  (旦)你这客官好不达理,这个我是挑与主顾人家的,又不强要卖与你,你说这等话做甚么。
  (挑酒行,小生扯介,旦)不卖不卖,这个酒是有毒药的,你不要买他吃罢。
  (小生)他们只是这等说,也不冲撞你。况且说的又不是我们,怎么就使起性来。我多与你几个钱罢。
  (递钱与旦,小生、外、末、丑共饮,众看介)
  (外、小生、末、丑)

  〖大砑鼓〗村醪比圣明,欲消渴吻,不必芳尊,价酬生乐何须论,我持螯两腋便风生。(小生把酒与生介,小生)老兄,不妨事,吃一杯,乘醉偏能信步行。

  (生饮,众饮,小生奉枣介)
  (丑)这酒我们要找两瓢。
  (旦)你这客官,适才说过了卖的,怎么又要找起来。
  (丑)我偏要你找。
  (把瓢兜酒饮罢,又兜一瓢,走林里,旦赶夺酒倾桶内介)
  (旦)好没趣,找了一瓢,怎么又来兜。
  (众向生介)你看这酒眼见得不妨事的了。难道一桶是好的,一桶是有毒的不成?况且这一桶那位客官又吃过一瓢的了,你看,

  〖前腔〗香醪喷鼻馨,教我们涎垂口角,汗渍周身。数杯未必沉沉困。(生)这也说得是,随你们罢。(众买酒介,众)把青蚨几贯易缥清,酩酊何辞褦横行。

  (众、生同饮,小生看,笑,旦挑桶下介)

  〖吴歌〗(旦)此酒酿成原自那个麯生,麯生价得售好把大家倾。你便奸巧好象子个鬼,那亨子出得个刘伶造计深。

  (旦先下,生、众倒介)
  (小生)你看倒也!倒也!我们一齐动手。
  (外、丑、末推车出,装生辰纲介,合)

  〖金钱花〗堪怜一饮沉沉,沉沉;空教两眼睁睁,睁睁。干戈不必用纵横,将杯酒,易车轮。齐拍手,快生平。

  ——由你奸如鬼,吃了洗脚水。
  (小生、外、末、丑推车下)
  (生先起,众亦起,看介)这个事怎么了,怎么了。

  〖前腔〗看他们呵呵齐下山林,山林;教我们茫茫何处追寻,追寻。须知竹叶鸩偏深,凭谁救,泪空横,天欲暝,暮云平。

  (生)我叫你们不要吃这个酒,你们不肯信。如今害得我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怎么样了?
  (众)如今我们赶上去拿他便是。
  (生)也罢,赶得着时,是千幸万幸了。若赶不着时节,只得先去见蔡九知府,叫他行文各处缉获便了。正是一心忙似箭,两脚走如飞。(下)
  (小生、外、末、丑推车上,合)

  〖引驾行〗怪他每遇生辰,便纷纷骚扰民生。幸喜得今日呵,大事图谋已有成。乘夤夜载归轮囷,有甚风声,谁知影形。

  (末)贫道还有一句话说。我们劫了生辰纲,少不得连累地方,又不是我们倡义的本意了。不若就叫白胜哥出首在本府。待本府来拿我们的时节,贫道设起法来,呼风唤雨,走石飞沙,把官兵惊得他魂不附体。我们竟逃到梁山泊水洼哨聚,岂不两得其便。
  (众)此计正合我们意思。
  (合)

  〖前腔〗牵牛无妄堪矜,料伐国不问仁人,教他首匿潜同狄庆灵,那梁山泊水洼难进。我们预办前程,堪藏影形。

  当年胆气已纵横,锦带騂弓结束轻。
  独对一樽开笑口,十年身世一浮萍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