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湛亮 > “仇人”就该送作堆 >
十一


  她这一风情万种的娇嗔样,让荆天的心跳莫名失序,一时之间竟有些失神。

  “荆大盟主,你神游到哪儿去了?回来啊!”见他明显恍了神,姬笑春忍不住揶揄调侃。

  呵呵,这位盟主大人是怎么回事?前一刻还在和她说话,下一瞬间就神游太虚了,实在有点莫名其妙。

  闻声,荆天猛然回神,见她眨巴着媚眼笑觑自己,心中真是又窘又恼,可脸上却依然强装出沉静无波样,没有多说什么便松开钳制,让原本受困于自己手中的雪鹰展翅凌空飞去,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眼看银星脱困离去,姬笑春暗暗松了一口气,这下可有闲情逸致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男人身上了。

  “荆大盟主,没想到你也来帮冯老爷子贺寿,只是先前怎么都未曾见到你?”要死了!早知道他也会来,她早就躲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,才不会傻得来自投罗网。

  “姬姑娘虽没见到荆某,不过荆某倒是稍早在午后的花园里,远远就见到你了呢!”冷冷一笑,荆天心知肚明她此刻心思。

  哼!若让她早知道自己的到来,恐怕她早就一溜烟的逃了,岂还有如今的以逸待劳、乘机擒人?

  好个奸险的荆大盟主,原来在白日时就不动声色的将她给暗中监视,怪只怪自己太过松心,毫无警戒,才会让他给得逞。

  暗自咬牙,姬笑春只怪自己太过大意,不过艳美娇颜却依然媚笑如常,勾魂眼波魅惑至极的朝他瞟去,嗓音酥软的嗔怪道:“荆盟主怎么如此见外?想来我们也曾有过一面之缘,既已瞧见人家,怎么就不来打声招呼呢?”

  唉……若白日在花园内碰上他,至少身旁还有几只缠人的“蜂儿”在,这位盟主大人也不至于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出手擒人。

  “这不就来打招呼了!”顺话接腔,荆天耐性十足,也不急着把脸撕破。

  眼看他一副好似就这样耗去一整夜也无妨的波澜不兴样,因穴道被制而动弹不得,姬笑春不禁有些急了,当下笑脸微僵,美眸隐隐透出几分恼意,干脆开门见山把话给扯开了讲。“荆大盟主,打招呼是这种打法的吗?还不快解开我的穴道!”

  面对她的嗔恼指控,荆天面无表情,却也打开天窗说亮话了。“要解穴可以,先把我亲姊的孩子交出来。”

  “不懂你说什么!”眸光飘啊飘,装傻到底。

  “少与我装蒜!”铁青着脸,荆天沉声怒道:“你使的武功是‘幻天派’的独门绝技,你敢说不是‘幻天派’的门人?敢说不知我外甥下落?”

  这些年来,他费尽苦心寻寻觅觅,好不容易因为她的出现而有了线索,说什么也不可能轻易放弃。

  唉……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无聊,跑去凑什么热闹?

  因为一时的兴起,说什么要见识一下小师弟的“娘家”与武林盟主的舅舅生得怎样,结果可好了,见是见到了,但也惹来一身腥,真是后悔莫及哪!

  悲愤暗忖,姬笑春正欲开口来个死不认帐之际,蓦地,一道娇柔嗓音轻飘飘地传了来——

  “荆大哥?荆大哥?你在哪儿呢……”

  随着寻唤声,就见冯芙华纤细身影自灯火通明的厅门后转出,左顾右盼搜寻着,让不远处阴暗回廊下的姬笑春登时暗喜不已,心知只要引她前来,自己便有脱逃机会,当下便要出声呼唤,谁知还来不及张口,荆天像似已看透诡计,出手如电的点上哑穴,让她登时成了哑巴木头人。

  “唔唔唔……”有口难言,她抗议怒瞪,晶亮眼眸燃起熊熊炽火。

  “荆大哥,是你在那儿吗?”似乎听闻到异样声响,冯芙华柔声探问的同时,步伐未曾稍歇的迅速往声音方向寻去。

  见状,荆天不欲多生枝节,当下健臂一揽,将那还在“咿咿唔唔”抗议的女人拦腰扛起,随即足下运劲,以流星追月之姿电射远去,眨眼间消失踪影。

  未久,当冯芙华一路寻至阴暗下明的回廊下,看着周遭已然空无一人,不由得满脸狐疑……

  奇怪!怎么没人?难道她刚刚听错了吗?

  “唔唔……唔唔唔……”

  荒郊野外,杂草丛生,银白月光下,一名生得国色天香的娇媚女人,如今正以很不娇媚的倒栽葱姿态被人扛着急掠飞驰,坚硬厚实的肩头顶得她胃部极端难受,阵阵作恶,却又因为哑穴被点,有口难言,只能不断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,冀望得到那个扛着她的男人的注意,并且因此停下脚步,好放她下来喘口气。

  “唔唔唔唔……”她要吐了!

  他若是再不肯停下来,继续用肩膀顶着她的胃,她就要不客气的吐在他身上l!

  像似察觉到她的异样,原本急速飞驰的男人蓦地停下步伐,将肩上秾纤合度的柔媚娇躯放落地面后,锐利眼眸细细审视眼前这张一向气色红润,可如今却惨澹发白,显得难看至极的脸庞,心下不禁一凛,出手如电地迅速解开她的哑穴。

  “怎么了?”拧着眉,荆天沉声询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