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湛亮 > “仇人”就该送作堆 >
三十五


  “我这些年来,心中都嘛有他。”摸着鼻子,她小声嘀咕。

  时时刻刻得小心防范荆大盟主追来,若要说心中没有他,那才怪咧!

  “我说的不是那种‘有’!”好气又好笑,姜无秋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  明明是如花似玉的娇艳美人,可偏偏性情大而化之,加上又时常与他们六怪鬼混在一块,男子习性沾染了不少,可怜活到这个年纪了,嘴上还可以大喇喇的说着浑话,开别人爱上她之类的玩笑,实际上那颗心对男女情爱依旧钝得很。

  唉……仔细想来,也算是他们六怪害了她啊!

  愈想愈是不胜欷吁,姜无秋决定从现在开始“力挽狂澜”,试图在她那颗脑袋瓜内塞一些风花雪月与男女情事。“妹子,你仔细想想,假若有一天,荆天再也不会如以往那般追着你了,你们从此各不相干,以后也不会碰面了,你心中有何感觉呢?”

  荆大盟主再也不会追着她了?

  以后他们再也不碰面了?

  以前,她虽常对荆天笑说相见不如怀念,可若往后真的只能怀念了呢?

  想到这儿,不知为何,姬笑春本该觉得是心之所盼,欢欣鼓舞的事,如今认真思考,却隐隐有着一丝寂寞袭上心头,总觉得有些不舍……

  “慢着!我干嘛对荆大盟主不舍啊?”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,她不敢置信地抱头哇哇惨叫,把自己最真实的心情全给泄漏了。

  “哦——”拖长了声调,一旁的姜无秋强忍大笑的冲动,见缝插针,“原来你会不舍啊!”

  “我我我……”欲哭无泪,姬笑春也搞不懂自己心思,只能耍赖哀号。“我不知道啦!”

  “妹子,别干嚎了!”笑着拍拍趴在床上不肯面对现实的女人,姜无秋闲闲凉凉道:“我瞧那荆天对你很是情深义重,追了你这么多年来都没放弃,这样的男人是多么的坚定一致,你干脆就捡起来用吧!”

  “能有什么好用的?”继续埋着脸,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。

  虽然感觉有点不舍荆大盟主,但是她自己一个人也挺好的啊!

  “有什么好用的?当然是夏天可扇风、冬天可暖脚,最重要的是……”故意顿住,吊人胃口。

  “什么?”果然被吊到,抬脸好奇追问。

  勾起邪魅笑痕,姜无秋缓缓抛出答案。“可用来试我新研制的春药啊!”

  “去死啦!”大羞,一颗枕头砸了出去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大笑躲过枕头攻击,姜无秋飞快闪出房,留她一个人静下心来好好想清楚。

  目送他离去后,姬笑春整个人瘫倒在小床上,脑袋空了,心也静了,目光幽幽的凝望虚空,恍恍惚惚地想着关于自己、关于荆天、关于两人的未来……

  她……就躲在这屋内的某一角落吧!

  望着偌大的“雄风再起”招牌,荆天面无表情走进这间令男人尴尬又欢喜的店铺,一入门,就有个圆圆胖胖的男子迅速迎上前来。

  “我找人!”未等人问他需要什么春药,他便气势威严的抢先说明来意。

  “呃……这位公子,我们这店是卖春药的,不是找人的。”被那身凌厉气势震慑住,圆胖男人不由得冷汗涔涔,心生畏惧。

  闻言,荆天厉眸一眯,正待逼问之际,一道闲凉嗓音蓦地从店铺后方懒洋洋传来——

  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荆盟主,真是稀客哪!”才离开房间出来,方才还在讨论的人便映入眼帘,让姜无秋不由得感到有趣,挥退圆胖男人后,他装模作样笑道:“不知荆盟主有何需要呢?”

  特别在“需”字加重音,让人搞不清楚他指的是“需”还是“虚”?

  听出弦外之音,荆天轻哼了一声,神色不波道:“明眼人不说暗话,你明白我需要什么。”

  “我这儿只卖春药!”一派悠闲,笑得很狐狸。

  “那我就买药!”

  “我这儿药挺多种的,你要哪一种?品香?窃玉?还是朱唇?”

  “都不是!我要的药名叫……”低沉而又轻缓,荆天坚定指定。“姬笑春!”

  “这药世上只有一个,价值不菲啊!”双臂抱胸,姜无秋等着开价。

  没否认?看来那可恶的女人确实人还在这儿!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