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湛清 > 老婆别说不 >


  “很晚了,你该回去了。孩子给我就可以了。”她又侧身看他,试图说服他。

  “我认为在经历过这样的一天之后,你没资格随便安置我。报出你的地址吧,不然司机只好继续在市区打转。”他略带傲慢地说。

  童见晴生气地瞪他一眼,却又拿他莫可奈何。最后她还是把地址报给司机了。

  让他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?如果他要查她的地址,不可能查不到的。而她只要跟他解释这是个误会,就可以让他离开。然后他继续过他的日子,而她过自己的,跟过去的这八年一样,什么都不会改变。

  她在车上先拨了电话给保母,让保母放心,并且让她先下班。

  半个小时后,他们抵达了她的住所。他没把孩子给她,抱着孩子跟着她进了大厦的电梯。进了屋,她帮他开了孩子的房门,他把孩子放到床上,并且在床边看到了一只玩偶兔子。

  “这就是小可吧?”他露出一抹苦笑。

  童见晴诧异地看他帮儿子盖上棉被,然后两个人都走山孩子的房间。

  当屋子里只剩下两人,感觉更是尴尬。因为在这样的深夜里独处,有种亲昵感,而她顿觉忐忑。

  “我没想到他会去你那里。我会跟他好好说,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。”为了掩饰心底的波动,她坚定地说。

  杜桑野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。“这小于带着一本周刊跟一张我们的结婚照,跑到医院来找我。还好有个不尽职的护士放了他进来,否则我不知道孩子现在会在哪里。”

  她闻言眼眶马上红了。“我今天原本预定到高雄出差两天,也请了保母来家里照顾他。我的飞机才在高雄降落,就接到消息说孩子……不见了,我……”

  焦虑了好几个小时之后,她顿时有些歇斯底里。眼泪居然不听使唤地落下,她生气自己的没用,用力地抹去。

  望着她的眼泪,杜桑野的感觉是既不舍又懊恼。他气这女人完全不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他,又心疼她自己扛起了责任。一个人照顾孩子,肯定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历程。

  “对不起,我失态了。今天麻烦你了,要不要我帮你叫计程车?”她已经整理好情绪,随即平静地说。

  他只是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。“你不会以为这样打发我走就结束了吧?我们还有事情要谈,明天,看是你来找我,或要我过来?”

  童见晴闻言瞪大了眼睛,随即气愤地看他一眼。但她不是第一天认识他,知道她不跟他好好谈谈,是不可能摆脱他的。

  “我去你办公室找你吧,明天早上十一点。”她不想他再到这里来,不想他再接触小宇,万一孩子真的把他看做父亲,最终还是会伤害到孩子的。

  “好,你最好别食言。”他说完就转身离开。

  童见晴跌坐在沙发上,顿觉浑身力气都抽尽了。

 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,面对他还是这么困难?为什么他对自己依然有着影响力呢 ?光是这样,就足以让她气愤不已。

  杜桑野站在自己办公桌后的玻璃帷幕前,倒映在眼前的却不是自己的身影,而是童见晴那生动的五官。

  奇怪,对于人的脸孔他是没什么记忆力的,为什么此刻他却可以清楚忆起她的模样?或许是压在他书桌那张结婚照看了太多次了,否则怎么会如此清晰?

  她的长相并没有改变很多,但她整个人的气质却是跟以往完全不同了。记得第一次见到她,是爷爷介绍彼此认识的。那时的她穿着白色的连身洋装,说话的模样端庄而带着羞怯。那时候的她虽漂亮,却引不起他的注意。

  会跟她结婚完全是爷爷的意思。因为他自己没有特别喜欢的女人,也就同意了爷爷的安排,毕竟爷爷花了很多心思扶养他长大,别的或许做不到,但在婚姻的事情上他倒是可以点头。

  只是或许连爷爷也没发现这丫头有着超乎外表的勇气,否则她怎么会主动提出离婚?

  当年她提出离婚时,他是很诧异,也有点伤心。只是他没有多去询问她的动机,更没有勉强她继续婚姻。一开始他们是过着柏拉图式的婚姻,因为他想给她一点反悔的机会,或许她会爱上别人,或是想飞出杜家这方世界。虽然之后两人意外的有了婚姻之实,但当她提出离婚的要求时,他只能让她走。

  因为他的理智很清楚,这桩出于长辈安排的婚姻,很可能因为许多因素结束。即便中间有了意外的插曲,但当她决定离开时,他不该拦阻。更何况当时她的眼神是那样坚决,甚至是带着冷漠的。

  只不过这回再相见,他却没办法把孩子的事情交给秘书去处理。他对她起了好奇之心,他想探究她,想再见她。

  此时敲门声响起,乔秘书走了进来。“杜先生,我记得你答应过杜小姐要在家休养几天,怎么今天就进办公室了?”

  杜桑野冷冷地瞥了自己秘书一眼。“只要你不要走漏风声,我姊应该不会发现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