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湛清 > 婚后再相爱 >


  不生活在一起,有些习惯永远是不会知道的。

  不管她怎样一边煮粥一边叨念,粥还是熬好了。

  “好了,这一碗给你,还很烫喔!”她舀好一碗稀饭放到他面前。“你真的要去上班吗?我帮你装一些在保温壶,这样你中午想吃的话还可以吃一些,好吗?”

  她说着话,不经意地一抬头,才看见他正一瞬也不瞬地凝视着她。她一脸疑惑地用眼神询问,他却是拿起汤匙准备开始吃粥。

  正当她以为他不打算说为何盯着她瞧时,那个闷着头吃饭的男人一边吃粥,一边像在跟空气说话似的开口了——

  “你越来越像个新婚小女人了。”他语气淡淡地。

  梨净一楞,然后也缓缓漾开一个笑。“我是比自己预期的适应得好一些。”

  事实上,她确实觉得嫁给他、跟他生活在一起是件不坏的事,有一种奇异的安定感,一种她从没指望从别人身上得到的、无以名状的踏实感。仿佛无论她在外面遭遇什么事情,她仍然有个家可以回来。

  她很感激他另外挑选了房子,两人一起搬进来,一起从零开始,没有包袱,对彼此也公平。正是因为这样的开始,让她心里笃定这个男人不会对她不好,他是个愿意听她说话、愿意站在她的立场来看事情的对象。

  在郎仲天的大男人主义恶名下,有个体贴的男人。而今天早上,她也发现了那个木讷的他底下,有个性感且充满诱惑力的男人。她真的等不及认识多一点的他了。

  “你不能休假一天吗?去看一下病,然后回家休息?”她坐在他对面吃着稀饭,不死心地再问一次。她不懂,这男人干么死不肯看医生,又不是小孩子。

  “我已经好多了。”他坚持地说,偏偏声音还是有些喑哑,一听就知道病还没好。此谓睁眼说瞎话也。

  梨净果然偷翻了下白眼。“你的车还在公司,我等一下顺便送你上班。晚上你若还是不舒服,我下班后可以顺便去接你。”

  “不用那么累,我可以搭计程车。”他知道她的工作也不轻松,要负责一家旅行社的营运,杂事可也是很多的。郎仲天知道自从结婚以来,因为自己的忙碌,很多家事都倚赖她处理,他不希望再加重她的负担。

  “反正还满顺路的啊,我们一起上下班也挺省油。”她微微撅起嘴,因为他的拒绝而感到失望。

  她还来不及深入分析自己的感觉,他就改变主意了。

  “好吧,那先搭你的车去上班,晚上若我无法自己开车回来,我再打电话给你。”他终于退了一步,像是看出了她的失望。

  “嗯;那也该出门了。”她起身收过他桌上的空碗,好在他还满捧场,吃完了一大碗的咸稀饭。“对了,以后我们若开伙,我负责煮饭,你得负责洗碗喔!今天看在你身体不舒服的分上,我可以服务你一次。”

  “洗碗?”他还真的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没洗过碗。“好,没问题。”洗碗会有多难?不可能难得倒他的。郎仲天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  五分钟后,两个人已经开着言梨净的白色小车上路了。

  虽然身体还不大舒服,郎仲天还是抽出公事包里面的文件阅读,反正开车的又不是他。他这人有个毛病,只要一专心起来;会浑然忘我,所以有时候边开车边想公事,几次都差点跟别人擦撞。不过要他让司机接送,他又觉得没必要,好像有个人在反而绑手绑脚的。

  不过言梨净开车他倒是挺安心,不用分心去看路,可以专心看自己的文件,就算看得过分专心也不怕出事。

  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当车子停下来,言梨净拉起手煞车时,他一抬头才被吓到。“你走错了,这里不是我公司。”

  言梨净耸了耸肩。

  他看了看车子前面的诊所看板,了悟地眯起眼转向她。“你不会以为可以挟持我去看医生吧?你真的有办法把我拖出去看医生吗?”

  “改天我一定要见见你妈。”她双手盘胸,斜睨着他。

  “你见过一次的,不是吗?”他回答着,不懂她提这个做什么。

  他们公证结婚那天,有跟双方父母简单吃了顿饭,前后不过两小时,没什么时间交谈,彼此认识也不多。

  “她一定很辛苦,才能养大你这个儿子。三十几岁了还怕看医生,可见得小时候肯定更难搞,真辛苦哪!”她夸张地大声叹气。

  他的眉头果然拧了起来,瞪了她一眼。“怕看医生?我只是觉得你太小题大做了,我不过得了个小感冒,很快就会好了。”

  “你昨天晚上也这样说,结果到早上烧还没全退。”她指责地回视他,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,就这样站在车头等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