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朱茱 > 便当贵夫人 >
十七


  “孙立威!”王右萱好生气,什么教养、什么形象都不管了。她小小的拳头紧握,恨不得赏他一拳。

  看到文静的她被他气得失态大叫,他就感到莫名地开心。

  从小,不拘小节又吊儿郎当的他,最讨厌凡事拘谨、一丝不苟的王右萱,她那高高在上的眼神总是看得他浑身不舒服,最后,他发现气她是唯一可以令她失态的方法,自此,他屡试不爽。

  “如果你回国只是为了气我,那你达到目的了,你可以滚回巴黎了!”

  “的确,巴黎的生活实在太单调了,偶尔也要气你一下,调剂调剂生活。”

  “你不要太过分!”她瞪着他,决定绝不再掉眼泪。

  虽然每次被他气哭,他就会立刻回巴黎,让她再也不用见到他,可是她发现哭只是懦弱的表现,只会让他更想捉弄她,所以她发誓,她再也不哭了,再也不想成为他生命里的乐趣。

  “唉呀!我还以为你又要哭了,吓死我了,我可没打算这么快被你吓回巴黎喔。”孙立威夸张地拍拍胸脯。

  虽然很爱捉弄她,但她的眼泪还满恐怖的,每次她一哭,他就全身不舒服,又不想道歉,只好跑回巴黎。

  可是人就是有种劣根性,明知道自己最怕什么,还拚命地去挑战极限。他就是爱逗她,怎么也改不了!

  “因为我发现一种更折磨你的方法,那就是把你留在台湾,让你跟孙伯伯大眼瞪小眼!”她故意笑眯眯地说。

  “算你够狠!”孙立威服了她,和父亲相处的确是他的死穴,不过也没有她的眼泪来得恐怖。

  “哈哈,学你的!”王右萱好开心,先前的气愤全不见了。

  孙立威定定地看着她。眼前这个女孩才三年不见,似乎愈来愈坚强,也愈来愈有趣了。难道他真会怕和父亲相处吗?他只是懒得听父亲说教罢了。

  好,既然她要玩,他奉陪到底,他倒要看看她能玩到什么程度。

  结束了一星期马不停蹄的会议,孙仲均终于等到一个他和童思洁都有空的星期六下午,他约了她看电影,理由是为了谢谢她的帮忙。

  对于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孙仲均约会的童思洁来说,她当然不会再笨得辩驳到底是谁欠谁人情了。

  “仲均,时间还早,我们先到西门町逛逛好不好?”在立体停车场停好车,童思洁开心地问道。

  “可以呀!听说西门町很热闹,我还没来过呢!”他不好意思地笑道。

  “什么!不会吧?”童思洁惊讶的表情像是他头上忽然长出角。

  孙仲均牵着她进入电梯,看电梯里人多,他将她护在身前,一只手轻环在她腰际,保护着她。

  背贴着他暖暖的胸口,童思洁虽然又羞又尴尬地不敢乱动,可是心底却有满满的感动,有他在,她总是能安心。

  可惜这幸福的过程只有短短几秒,门开了,他牵着她走出去。

  “小时候,除了课业和补习,我还必须上古董珠宝鉴定、茶道等课程,长大后,又因为接受经营企业的训练,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。”孙仲均继续刚才的话题。

  “那不是很可怜?”童思洁心疼地看着他,忽然觉得自己幸福多了,至少她拥有爱玩爱闹的普通童年。

  “我父亲说,这样的待遇别人求都求不到。”孙仲均自嘲地笑道。

  “我才不要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孙冲均点点头。

  “你知道?”

  “你生活虽然辛苦,但你总有办法让自己快乐,你健谈、开朗的个性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  “看不出来你还满了解我的嘛。”童思洁有种被了解的感动。“生活又烦又累,如果不正面思考,让自己抱着希望,我可能会得忧郁症。”

  “所以我喜欢这样的你──”孙仲均凝望着她说道,但身旁忽然响起震天价响的音乐声,盖住了他的声音。

  “啊?”她愣住,她刚刚是不是听到什么了?

  “那边好像有活动,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他在她耳边叫道。

  “好啊!”

  两人手牵手挤到人群中,才发现是联合劝募活动正在募款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