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朱茱 > 便当贵夫人 >
三十二


  “哥,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你再痛苦她也看不见,为什么不振作起来,别让人担心?”

  “对不起,我真的做不到,我的心好像死了,脑子一片空白,什么都不想理,什么都不想在乎……”现在的他简直像废人。

  “可是爸怎么办!他看你这样,已经好几天吃不下饭了,你忍心他一个老人家受这种折腾吗?”

  “我对不起爸,但我真的忘不了思洁……立威,我真的好爱她,明明很恨她,可是心底却担心她的去向、她的安危、她在外面过得好不好……其实我不在乎她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,我爱她,什么都可以给她,真的!”说着,说着,孙仲均竟落下泪。

  孙立威见大哥这么痛苦,心里也非常不好受。

  “既然不在乎,那就把她找回来吧。”

  “这……可以吗?”虽然说是一套,但做不做得到又另当别论了。

  虽然爱思洁,但他不敢保证找她回来后,不会把被欺骗的这种痛回报在她身上。

  “反正她也欠你一个解释,你找到她,问清楚所有事情,再决定要不要和她在一起也不迟,说不定这其中还有内情。”

  想想,立威说得似乎有道理。否则以思洁这么单纯没有心机的女孩,怎么可能会突然拿了钱离开?他一定要当面问清楚。

  “好!立威,马上帮我连络征信社,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他们。”他的眼睛突然一亮,精神一振。

  “嗯。可是你也要好好休息,才有精神应付接下来的事情。”看到哥哥又重新振作,孙立威感到安慰。

  孙立威扶着孙仲均上床休息,也许是紧绷数日的神经终于放松了,孙仲均几乎是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。

  孙立威看着他,说道:“哥,你放心,我一定会帮你把嫂子找回来的,因为我也明白这种失去最爱的痛苦。”

  说完,他替他熄了灯,掩上门,然后离开。

  自从搬家后,童思洁整天闷闷不乐,夜里总是暗自垂泪,张淑英看到女儿这个样子,心底也在滴泪,可是丈夫钱都拿了,也快花光了,她根本一点办法也没有,她好气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  “思洁,吃饭了……”张淑英轻唤发呆的女儿。

  “我不饿,妈,你别忙了。”童思洁一点儿食欲也没有。

  离开孙仲均的那一刻,她的灵魂彷佛也跟着被抽掉了,此刻的她只是副哀伤的躯壳,吃不吃饭,睡不睡觉已经不重要了。

  “多少也吃一点吧。”张淑英忍住心疼的泪,舀了一匙饭喂到女儿嘴边。

  不忍母亲难过,童思洁勉强自己吃了一口,可能因为长时间没进食,吃下去后,又马上吐了出来,她难受得眼泪直掉,张淑英看女儿这模样,也陪着掉眼泪。

  “我可怜的孩子,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。”

  “妈,别哭,我没事的……”童思洁擦掉母亲的眼泪,心底更是难受。

  “我去跟你爸说,让他答应你去找孙先生。”张淑英说着立即起身,但童思洁拉住她。

  “妈,不用了,就算爸答应,我也没脸见仲均了。我们拿了他们的钱,就算再怎么解释,仲均也不可能再相信我,他一定会认为我是为了钱才和他在一起的。”钱是汇到她户头,她根本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  “妈去跟他说──”

  “没用的。算了,妈,可能我和他注定有缘无分吧……”

  “可是妈看你这么痛苦,妈的心好痛。都怪我,如果我不是这么懦弱,你也不会这样……”张淑英自责地哭了。

  “妈,别这样!”童思洁抱住母亲,两人哭成一团。

  许久之后,张淑英突然说道:“思洁,我看,你去找孙先生吧,就算以后不能在一起,你也要去向他道谢,谢谢他之前那么照顾你。”

  母亲说得似乎有道理。一想到要见孙仲均,她的心似乎又活了过来。

  “可是爸……”她担心地看着母亲。

  “你爸那里我会去跟他说,你快去吧。”因为母爱的力量,张淑英霎时变得好勇敢。

  “还是不行!”思洁又却步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说不定他恨我,根本不想看见我,万一他拿这件事羞辱我,我──”她好担心。

  “傻孩子,如果你觉得他是这样的人,就别去,如果不是,那就放心的去。”

  童思洁了解地点头。她相信孙仲均绝对不会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,这整件事情她会好好向他解释,并提出还他钱的方式。

  即使当不成情人,她也想当他的朋友。

  思及此,她的心不禁隐隐闪过一阵痛楚。

  孙立威委托的征信社效率非常快速,才两天时间,就送来完整的报告。孙仲均看着报告,愈看眉头皱得愈紧。

  思洁不是拿了一千万吗?为什么他们一家三口却窝在一间十五坪大小的老旧套房里?

  看着思洁的近照,她的双颊凹陷,神情憔悴,一点儿都没有发横财的感觉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